一人踮下脚,全人类遭殃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17 15:50
  • 人已阅读

  香港的很多马路很窄,比如旺角,两车道、三车道而已,但是公共汽车开得非常快,呼啸生风!而北京的很多路,多达七八条车道,车仍然开不快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在香港开车,一直沿一条道走会比较快。而在北京,马路很宽,左边不行就右边,右边不行再左边,有很多车在不停地并线,这让整条很宽阔的马路的运营效益大大下降。

  

  美国经济学家、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萨缪尔森把这种现象归纳为“合成谬误”。就是说每一个局部看上去都是理性、正确、有效率的,加起来却是一个谬误。萨缪尔森举了一个很生动的例子,他让我们想象一个非常简陋的露天剧场,大家可以坐在地上看,但是只有坐在后面的人觉得看得不够清楚,为了比别人看得更清楚一些,他们就会站起来。他们一站起来,后面的人也会站起来,结果大家就都站起来了。站起来以后还是看不清楚,成本增加了,福利却没有增加。聪明人又会想出一些办法来,站着不行就踮着脚,结果全场的人都会踮着脚看,整体的福利更下降了。如此循环往复,整体福利一直在下降,个人成本不断在上升,这就是“合成谬误”。当第一个人站起来的时候,就应该能想到最后的结果是所有人都踮着脚站在高凳子上看。

  

  “合成谬误”只是萨缪尔森的一个概念,他真正要提出的理论叫“公共改进”,就是要终止一个恶性循环的游戏。剧场内的阶梯形设计,就是一种“公共改进”。表面上看这是一种设施,实际上它是一种制度设计,使游戏规则发生了变化,大家不至于陷入低水平的过度竞争中,不至于陷入一种集体的谬误当中。